关于 Message Askme 归档 RSS 搜索 - 夜の穹蒼

番茄的褶子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黑少】夜的苍穹 02

他不是没有动过把她带回去的念头,只是抛开流星会会长儿子,腹黑出于深黑的黑二代,GPS老大,最接近铃兰顶峰的存在这类头衔标签,源治不过是个固执轻狂,甚至有些天真善良少年,会因为有好感女孩的责骂而委屈,会在重伤老爸的病床前哭泣,会对狭路相逢给他点烟的小哥说谢谢。他下意识地觉得把她带回去不是什么好主意,原因到不是他还没搬出去一个人住,那个老头子不也经常带女人回来么?他只是觉得……他只是觉得……

也许他沉默得太久,出租车司机先不耐烦起来:“去哪里?”

他还在犹豫不决,她确突然笑了起来,开始只是鼻子发出的嗤笑,到后来越来越大声,整个人都站不稳似的伏在了源治身上。他像看疯子一般看着她,正想着是不是得带她去医院,笑声却渐渐停了下来。她伏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个地址,然后直直地倒在了他怀里。

她的目的地在城中心,几条街内都是叫价高昂的小别墅。源治在初遇她的时候曾以为她是酒吧街游荡厮混的粉面女郎,和那一带的混混起了什么冲突,眼下又觉得说不定是某家的金丝雀,偷跑出来放风透气却遇到纠缠,但这些和他都没任何关系,源治突然觉得自从偶遇这个女人,他似乎都变得多管闲事起来了,他刚打定主意把她扔在家门口就走人,车子便停在了街边,司机转过头对他说:“这条街禁行,只能开到这里了。”

源治告诉司机麻烦他等一会儿,见她还一副昏睡的样子,便用力拍了拍她的脸,她的身体动了一动,半天才挣扎着才坐了起来,源治等得不耐烦直接把她拽出了车,好不容易等她站定,眼看又要掏钱,源治只能说:“我已经给过了。不用了。”

听到这句话,她迟钝地眨了眨眼,这才转过身。她没有道谢,整个人像一个醉醺醺的幽灵,飘也似的晃在深夜的街道上。

源治看着她走了几步,正要离开,可她却在他目光离开的一瞬间,恶狠狠地摔了个人仰马翻。

这摔跤的姿势太有戏剧性,源治惊讶得目瞪口呆,好一会儿才想到这一定很痛。果然在摔倒之后,她也半天没爬起来,好久之后试着双手撑地站起来,可很快又巍巍颤颤地摔了回去。他只好拿刚刚剩下的钱付了车费,赶到那个素昧平生的女人身旁。

“你没事吧……”

听到声音后她抬起头,露出长发里雪白的脸,眼睛瞪得很大,视线却是飘忽的。她冲着面前的源治瑟瑟伸出手,低声说:“摔到了。痛……”

就是语调里这一点委屈,让源治连拖带架地把人送到家门口。这么瘦的女人,手臂纤细得像是稍一用力就折断了,又出乎意料得沉,让源治都怀疑是不是藏了铅块在什么看不见的地方。停在门边时源治的脊背上已经起了一层薄汗,他松开她,让彼此间的距离又回到正常:“是这里了吧,你有钥匙么。”

她颤巍巍地从包里摸出钥匙,开门的时候手也一直在抖,钥匙插不进锁孔,她就咬了咬嘴唇,瞥向源治的眼神里,竟然蒙上了水汽,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和无奈。源治认命地叹了口气,接过钥匙开了院门,又拖着人来到门前,连房门也打开了,正要说“我走了”,但话还没开口呢,之前已经柔若无骨地依在他身边的女人蓦然化身成蛇,更加柔软地滑到源治的脚边,抱住了他的大腿。

源治一下子僵住了。


褶子有话说:

我没卡肉……我就铺垫下……

还是起名无能,干脆叫小少爷和大长腿好不好?

欢迎留言哦。

【旬斗拉郎衍生】【黑少】夜的苍穹 01

那天恰是周末,泷谷源治在酒吧呆到凌晨,正走在路上,心里盘算着是不是找个地方吃点夜宵然后回家好好睡一觉,眼前的小巷子里陡然窜出一个人来,眼看着直往他身上上撞。

泷谷源治赶忙侧身避开,可不知是酒喝多了还是前几天的伤还未全好的缘故,对方就像是得了失心疯似的直直朝他扑来,明明泷谷源治已经避开,那人反而更像受惊的马匹,硬要往他身上扑。伸手接住他的瞬间,泷谷源治只觉得冷汗顷刻间渗上额头。此时恰好有车辆经过,黑夜里全开的车灯极其刺目,但也在同一时刻,他看见怀中人的脸——女人雪白的脸孔半隐在水草似的长发里,五官在他被车灯刺激的眼里有些变形,唯独一双眼睛,闪着奇异的光芒,非常美丽。 

强光下的眼睛像是聚足了光线的玻璃,亮得失真。源治与她目光相撞的瞬间,只觉得有一把看不见的刀在胸膛上一划而过,足以翻出皮肉,又看不见血。这种无端的诡谲的联想让他蓦然回神,想要推开身上的人,此时不远处另一个陌生的声音划破夜色传入耳中:“臭婊子还敢跑……站住!叫你再跑!……”

那女人听见声音浑身一震,投向源治的目光也不知道是求救还是自暴自弃,但源治根本没有来得及去分辨。远处传来的脚步声杂乱无序,必然不止一人,这类小混混调戏良家女的戏码,自己完全可以撒手不管。可就在她皱着眉头瞄向他时,源治已经抓住她的手,拽着她跑向另一个方向:“跟我来。”

这一带源治很熟悉,七拐八绕窜了几条街巷,就来到了大马路上。刚才那一群人并没有追上来,这让他多少有点松了口气。在路边停下脚步,源治这才有机会正眼看一看身边的那个女人——在奔跑的间隙他好几次抽空瞥一眼她,每次都只是见到她扭头看向另一边。此时见她靠着路灯背对着源治费力地呼吸着,源治才猛然意识到这是个多么高的女人,她踩着一双细跟红色皮鞋,几乎要和他一样高了。

“你住哪儿?” 

她还是转过脸,一言不发,这让源治有些手足无措,他本来也不是擅于言辞的男人,正在努力想着措辞,另一方面却感觉对方身上香水和酒精混在一起的味道愈发的浓烈起来。

“你会说话么?” 话音未落,一直没有动静的女人忽然折身看了他一眼,源治被她的眼神看得背后莫名一凉,但下一刻,女人脸色一变,松开一直捂住嘴的手,在源治的眼皮底下,吐了个稀里哗啦。

呕吐物的酸味弥散开来,源治愈发觉得有点头晕眼花。见她吐得像是妊娠反应发作,他定定神,不禁泛起同情来,去街边的自动贩卖机上买了瓶水,道:“喝点吧。”

她抬起头来看他一眼,用手背抹了一把嘴角,还是接过了水杯,喝掉一大口又吐掉,如此反复数次后,又从手包里掏出几张大钞,数也不数地往源治手里一塞:“再去买瓶水来。”

大概是呕吐过的缘故,女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嘶哑,与她那姣好乃至楚楚可怜的面孔放在一起,是说不出的违和。而自她口中说出来的话更是充满了冰冷和生硬,并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声音,源治看着她瘦弱的脊背,还是去把水买了回来。

这次她没有把水吐掉,而是一口口地喝了个干净。喝完之后微微眯起眼,目光迷离地瞪着守在几步之外的源治,好半天才哑声开口:“你怎么还在,我没给钱?” 说着她低下头,又一次抽出钱来。

“不,给过了。”源治忙说,“……你住哪儿?我找个车送你回去……”

闻言年轻女人嘴角一撇,露出颇有讽刺意味的冷淡的笑容,这也在同时让她缺乏血色的面孔莫名艳丽了几分:“还有嫌钱多的……我就是从住的地方逃出来的,你要送我回去?”

源治一阵迟疑。她却看起来完全不放在心上,哆哆嗦嗦点起一根烟,又摇摇晃晃地迈动了脚步,靠在街灯旁好整以暇地边抽烟边等。烟雾里女人的五官模糊了,嘴唇上的水光却很鲜明。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源治让步了。他从街上拦了辆车,叮嘱司机把所有的车窗都摇下,这才拉开后座的车门:“……请上车吧。”

女人这时略略收起了戒备和嘲讽,苍白的脸色显得柔软而脆弱:“你要送我去哪?” 

而源治看着她湿漉漉的眼睛想:她睫毛可真长啊。


褶子有话说:

想了半天题目都没想好,本来觉得像假面啊潮骚啊爱的饥渴啊什么的都挺合适的不过……致敬痕迹太明显了,目前先挂个无题吧 TOT

01就打个无间标签推广下……若有兴趣看后文请搜黑少。鞠躬。

旬斗角色拉郎CP推广

被泷谷源治和大庭叶藏的脑洞烧得脑子都穿了,小少爷略带复杂的天真和大将开(想)门(上)见(就)山(上)的直接简直就是天生一对么。可惜文太少了,于是决定撸撸袖子,自己动手。

我们的口号是:你搞我?你搞我是吧?看我不搞死你。

更多精彩,请检索TAG:黑少。

©番茄的褶子 | Powered by LOFTER